阿斑

每天都幻想着变聪明的蠢斑一只。

#半周年纪念#
        (我也不知道半周年是什么鬼)
        名字中文翻译应该是《此时此刻,在此地》。歌词的中文翻译尚且没有,极冷极冷。

        半年前的今天,第一次听到这首歌。
        然后,半年前的今天——我在深海里捡到了一颗星星。半年前的今天我写下了人生中最矫情的一篇乐评——也不能说是矫情,只是我第一次从头至尾通感了洋洋洒洒、试图把自己的全部心情描绘出来,那些感情我今天再读、再听的时候仍然新鲜。(指路半年前

        所以今天试图写第二篇乐评。纪念听到这首歌半周年。这次试图写点正常乐评该有的东西orz

        伴奏。钢琴,小提,大提,极其柔和的搭配。恕我还是忍不住用比喻句:钢琴像流水脉脉向前涌动,小提漂浮在水上,使人想起“浮光跃金”,大提是静水流深,也使人想起“静影沉璧”。须说流水并不是简简单单一股接一股,而是交叠层累的;须说“浮光跃金”不是在水里闪耀的光,而是溶化在水面上的光;须说“静水流深”不是沉寂的陪衬,而是暗涌,心底暗涌。钢琴的十六分音符强弱交替得十分有趣,很随性又很规则,倒数第二个忽强的音符像把人从梦中敲醒。譬如海市蜃楼突然颤抖一下后消失,譬如水中月里突然落下一颗石子。又譬如我整个人从听到这首歌开始就恍恍惚惚直到结束一下子被提醒“说好的沉迷学习呢”

        然后人声。这是我最想吹的地方。之前提过先听的是翻唱版,而且翻唱版有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歌词,但在听了原唱之后才产生那种,碰触灵魂的感觉。我一直很喜欢听男女声对唱,这首则是我听过和声最完美的一个,不想说之一。男女声气息极其同调,合唱时给人一种——克止又纵情的感觉。克止是说,仿佛对某个事物有太多的爱意于是只能小心翼翼地描绘它和保护它;纵情是说,哪怕是如此小心翼翼了,爱意还是会从每一个触角挥发蔓延到空气里。事实上不仅仅是男声和女声唱和声,而是他们的声音和钢琴小提大提的声音整个在唱和声,我愿意说它是完美的协和。五个元素完美交织,互相依存成一体。

        我。真的。太喜欢。这首了。它是万物。
        不知道歌词写了什么...但此时此刻在此地,会有一种灵魂被梳洗的感觉。可能是它恰好很合我,不管怎么样我真的觉得能在半年前遇见你简直是人间至幸。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创作你的人。神仙写歌神仙唱歌。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你。怎么被我碰到了。

        真的,每次不太开心的时候听这首歌,整个人就,超级幸福。

        又,半年过去了,网易云里这首歌的评论增加了九条。(良曲没人系列。疯狂摇旗卖安利。)

我已经不存在了...我已经不存在了。好听到热泪盈眶。
好听到根本不敢知道歌词究竟写了什么,万一不及旋律本身,哪怕一点点,万一,万一,便足比人鱼冠上的夜明珠有了瑕疵更惊痛。
教我如何形容你?从钢琴落下的第一个琴键敲在神经末梢,振动自每一根血管向内迟钝又迅捷地传涌,使得心跳同息而不可察,使得呼吸深慎而不可闻,至于会聚成一的共鸣轰地一下攻陷了中枢。从雪山到林海,从雁阵到鹿鸣,从原野到星尘。从空气里漂浮的一切视觉、嗅觉、触觉,到生命难抵的、宇宙最温柔的深处。你胜过世间所存的任何文字言语,胜过我匮乏的想象力,教我如何形容你——
你予我万物对自得者的宽宥,你予我时间对惶惑者的慰抚,你予我世界最沉致的爱意。
教我如何形容你。

————————————————

这是首...是我听的第一首冷僻到海角天涯的歌。网易评论统共29条,一大半还是艰辛地从翻唱那里摸回去的(譬如我?)。曲作,即歌手,主页里多是为电视剧作的bgm。或许曲作能在韩国本地有些名气吧...我不了解。我依旧不甘心啊,这首歌把我敲懵了,怎么能只有那么一点人听过它呢。

————————————————

我得承认!我满怀着情绪很努力地写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比不上喻渊随随便便一句话啊。
「若深夜想你,一万弹珠同落地。」
是的吧。虽然仅论声线,我更喜欢将离不才,可是要说和声,要说感情,还是原唱更动人。
惊心。动情。

【小拾遗】书第二 2016.5.5
感谢地理高考的同学们,连上三天课后竟然又有了一个三天小长假!(祝明天顺利人品大爆发)
这次安和秘不是写得最好的,却是以前一直写不好的、还是蛮感动啊。安字太宽,秘字笔画没粗细。
至于为什么有紫。。今天莫名的好几个字都笔画粗壮控制不住!紫是最纤细的一个!于是莫名顺眼了起来→_→然而紫的笔画略有点抖了。

【小拾遗】书第一 2016.5.1
不知道多少年没碰,原来的毛笔都找不见了,硬是翻出一支新的来。初衷是为了送lucy礼物。
重新从玄秘塔碑练起,计划是在两个月里把玄秘塔碑和兰亭集序都走一遍——不过完成的可能性为零啊。
第一张练的唐简直要摔桌,惨不忍睹——哦,真的没想到,都这么大了,还被自己气得停笔先去睡了一觉(我好奇怪)。万幸一觉之后再练总算慢慢找回感觉!
这次最好的两个字蛮意外的,至少当年就从未把引写好过(噫这是否意味着我也默默地在进步(快够
另,年龄大了果然不一样——以前只知道临摹临摹楷书行书,这回却第一次略略感受到了柳体不同于众的风骨。

【未授权翻译】九位男士与一位小小姐(反苏文)

首发于百度莱戈拉斯吧。

Nine men and a little lady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536905/1/,原作Kielle
大概是因为已经时间太久远了,作者都已经不怎么上ff了,去年我就求过授权整整一年都没有回复。。所以就只有这样了
这篇文真的很逗 非常逗 特别逗 格外逗 请你保证在食用的时候不要吃东西或者喝水 不然后果自负~
最后求大神。文里可能会有很多翻译不恰当的地方,请大家指正帮忙修改!谢谢么么哒~

声明:托老的一切属于托老;玛丽苏属于这个时代,虽然很显然ta从第一部LotR电影上映起就开始越来越泛滥。这也是这个故事的创作灵感。故事开始时发展得比较慢,但请耐心一些——但它会突然一下子变得不大正常甚至有一点荒唐。热烈欢迎修改建议

注意:玛丽苏的各种名字和形象完全是我自己臆想的——如果你看到有和你的长得差不多的,雷同了是你的问题哦说明你太老套了;)

编者注


       魔戒远征队击溃索伦最后一次崛起的故事被写成了无数的歌曲与萨迦[1]。即使是随着第三纪元历史的消亡与磨灭迎来了人类主宰的全新世界,他们的传奇故事依然为人们所传诵。这些传奇故事与时代的更替一并不断变化着,但有一点是人们一直确信无疑的:他们一共是九个人。九位远征队员,对抗九个黑骑士。不多,也不少,直到他们到达了卡萨督姆的深渊[2],并在褪色的辉煌洛丝萝林前方的荒野中分崩离析。
       然而,这些传奇故事似乎是错误的。人们找到了一些可靠的历史文件,尽管它们和消逝在第四纪元末的故事一样破碎不全——那些传奇故事中的英雄人物本人的日记和笔注。而随着文件调查的进展,另外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浮出水面……一些零散的与传奇故事内容相冲突的证据都证实了关于一个可怕恶魔的传闻,一个被人刻意从神话中抹去的潜藏暗疮。
       一个传闻,关于第十位远征队员。
=================================================
爱隆的日记
瑞文戴尔,3018.10.24
       我失败了。
       所有的防范最终还是付诸东流。事实上,我不得不沉痛地承认我没有能力从这场预料之外的灾祸中保护好最后的家园。过去我一直真诚地相信我们的隐谷还是安全的……但已经在这里了。
       我只有通过手上戴的维雅才能理解这个入侵者到底是什么,却也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子民中了它的咒语,无法觉察到这个肮脏的渣滓[3]的自相矛盾之处,任由它在我家的门厅里来回走动。有些人说它一直都在那里;我自己的女儿把它当成一个老朋友,而这两个人看起来似乎还满足于一起朝着碰见的每一位异性咯咯傻笑。
       还有些人说它是在渡口单枪匹马打败了戒灵后骑马带着受伤的魔戒持有者来到这里的,它自己的手臂上也有着同样的伤口。我曾听过它被人们称为“精灵少女”,和我一样的“半精灵”,“杜内丹夫人”,“神话中的人形野兽”,甚至还有“来自远方的旅客”。
       这些解释中没有一个是经得起一点点考量的。也没有任何两个版本的故事对得上号。但是仍然……这个生物仍然被人们毫无怀疑地接受了。甚至……是爱戴。
       并且它加入了魔戒远征队。
================================================
阿拉贡的日记
瑞文戴尔,3018.12.25
       一定有什么事不太对。爱隆王看上去心神不定的,肯定不只是因为我们今天就要开始的这个极其危险的任务。他似乎格外留意卡西莎……还是叫柯西沙来着?……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盖拉德丽尔的女儿,也几乎算是他自己的养女……
       慢着。我在说什么啊!真是蠢透了。她是我自己的双胞胎妹妹阿拉格温,当然。我教会了她战斗技巧,尽管我的同伴对于教一位女士打架这一点嘲笑不已。她总是比我优秀……
       不对。不,还是不对。游侠从来不会在意一个真正的战士是男人还是女人……而且我也没有妹妹。我没有吗?但她不就是吗……比亚玟还美丽……
       好吧。完全不对了。
       我刚刚在说什么?欸!都不记得了!
=================================================
莱戈拉斯的日记
迷雾山脉西坡,3019.1.2
       又发生了!为什么别人都看不到呢!她在看我。一刻不停地。我能感觉到背后她的视线停留在我脖子上,试图进到我的脑袋里——如今每天我最后都会发现自己窝在一棵树上背情诗。就在昨天我还被迫把她从随便某个半兽人那里救了出来——没错,随便某个半兽人。它们像是从她身边的各种地方冒出来。我完全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不这么做,她就会把自己弄到半兽人面前然后弄上某些麻烦的伤口一定“要求”让我来治疗她!
       嘿!我真想知道能不能在下次战斗的时候“一不小心”射中她的头。不……不行,感谢我先前炫耀的箭术一定不会有人相信这一点的。或许我可以和金雳说说?他可能会帮我……天哪我在想什么。金雳直到这本书一半之后的某个地方前甚至完全都不喜欢我。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久。
       欸!我又开始咬自己右边的发辫了。这不是个好习惯。可是……她在盯着我。今晚她的双眸是紫罗兰色的,而她的发色是火一般的艳红——这两个颜色并不协调,但在她身上却显得格外迷人……简直是……无法抗拒……
       不能这么想。不能投降。一定不能……坚强点,精灵,坚强点……
=================================================
山姆的日记
红角隘口下,卡兰拉斯山,3019.1.9
       今天早晨发生了件奇怪的事。
       尽管我敢发誓那个被诅咒的戒指裹在了差不多五层衣服底下,弗罗多老爷还是在跌了一跤后成功地把它摔到了雪里,而那个看上去就很不可靠的波罗莫拿到了它。
       真的,我可以毫不介意地说那一刻感觉非常不好。我甚至不认为他会把戒指还回来!幸好神行客就要把它夺回来了……但就在这时泰雅——不等等,我是说珍雅……好吧,总之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她——一跃而起把戒指拿了回来,又发表了一段激动人心的演讲(她总是很擅长这类东西。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在火堆旁听她讲一遍她自己如何来到这里,每天的故事版本都不同)
       现在是真正奇怪的事情了:我可能有时候是会搞错些什么,但我敢肯定,她那时候特意地不戴手套就把戒指还给了弗罗多老爷,一丝犹豫都没有。或许在看过汤姆·邦巴迪的例行节目“乌拉拉啦看我和魔戒玩得多开心哟完全不受影响哟”之后我不应该再对这样的场景有多惊讶,但毕竟汤姆·邦巴迪不是个普通人啊,因此我还是震惊不已。这一举动实在是太不寻常了。而且令人讨厌。
       好吧,就像老人们常说的……不对,等等,金雳警告我要是再提到老人们就把我头朝下塞进麻袋里。没错。备注:记得把戒指链子钉在弗罗多老爷的衣领上。
=================================================
小马比尔[4]的日记
摩瑞亚西门,3019.1.13
       真抱歉啊,山姆老兄,但我马上就要跑路啦,而且一刻也不会多留。不只是因为那个湖里可怕的鱼腥味。如果那个看上去是个女孩模样的东西再对我做出一脸“我可以和马交流哦”的做作举动,我一定会把她的手指咬掉。
=================================================
金雳的日记
摩瑞亚大厅,3019.1.15
       真是该死的毫无意义。我是说,真的,我们有九个人——好吧,十个人,要对付一百万个半兽人,还有一只大得吓人的食人妖,算得上是足够大家应付很久的炮灰兵团了吧。但是接下来亲爱的“有一半独角兽血统”的小小姐杀人不见影附带“神光护体”干掉了这群见鬼的东西。所、有。谁来告诉我当某个穿着链甲却一身脂粉气的小女娃试图炫耀自己有多么完美并独占了所有敌人的时候,一个正常的奥力之子应该如何为他的族人复仇?
       我不明白她试图给留下深刻印象。那个精灵小子瞪着眼窜来窜去就好像她要把他当早饭吃了一样,而那个所谓的国王似乎正在决断他是应该紧紧抱住她呢还是在她面前展现自己英勇的一面。不管怎样,我再也受不了了。话说回来,那小姑娘显然一点品位也没有——她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不确定是该觉得被侮辱了呢还是该死的感激她呢……
       呸!当然是后者,我发誓。一群人都被她勾得七荤八素的。只有胸没有肌肉的小姑娘。这个月随便找一天赐给我一个漂亮又强壮的女矮人吧!为什么所有东西都围着转?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诶?我闻到了烟味。硫磺。并且我们亲爱的“谨慎”小姐又开始该死地装模做样地分析起来了——好像我们自己分辨不出一样!真想呸她一句。等下再来写,要战斗了。
=================================================
甘道夫的日记
西坡,3019.1.17
       我实在是不明白,如果某些人一定坚持要挑在最最戏剧性的时刻把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那么这个被预言的死亡还有什么意义。
       你知道的,我完全明白我自己在做什么。或许我只是一个低级一点的神,但是谢谢我依旧一个神,并且你会认为只要我想我是可以自己避免死亡的对不对?所以你会觉得故事在这里的神转折大概是有某种原因的。嘿!灰袍再见,白袍你好?重要情节原因,我的朋友,重要情节原因。
       但是接着某位我不便说出其名字并且违犯了一如他老人家定下的所有规矩的人,妄想展现她自己的个人英雄主义强行把你从早就定好了的(虽然只是暂时的)死亡里拖了回去。呵呵哒!照这样看来如果我还想让自己在一个星期内死掉就只能自己摔到格兰瑞[5]上了。
=================================================
阿拉贡的日记
西坡,3019.1.17
       非常可怕,非常可怕的消息。米斯兰迪尔被残忍地从我们身边带走了。我……我不太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走下山坡的时候他摔了一跤,然后……然后他似乎摔到了自己的剑上。
       瑟丽娜——还是泰利娜?不,大概是芮丽娜……她悲痛欲绝。我们不得不强行把她从甘道夫尸体上拖走。金雳一直在念叨着什么她这么嚎啕大哭抢了半身人的镜头,还说什么皮平怎么才能哭得像一个烂醉如泥喋喋不休的酒鬼。
       她今天一头银发,水晶一般透明的蓝色眼眸,还说自己是“来自地球的少女”。我已经彻底搞不清了。这是假的还是真的?
       诶我刚刚有听到莱戈拉斯像小女孩一样尖叫嘛?不……肯定是听错了。他们现在看起来相处得很好。
=================================================
莱戈拉斯的日记
洛丝萝林,3019.2.5
       神圣的伊路维塔啊!我差点就在那里迷失了……她得到了我。我完全在她的掌握之中了,并且还十分享受这一点。不过在我们经过夫人领地里的第一棵山毛榉时我终于清醒过来并且……天啊我脖子上挂着这个怪物的“纪念戒指”!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哦……等等。我想起来了。我还想起来我对着她背情诗。
       天天天啊啊啊啊!盖拉德丽尔,美丽善良的黄金森林的夫人啊!请保护我!
=================================================

波罗莫的日记
洛丝萝林,3019.2.13
       昨天没睡好。都是阿拉贡的错。随意你们脑补。
       唉!一点不喜欢这里。虽然也没想过去魔多的路上会心情愉快,但真希望尽早离开这儿。那个精灵女巫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几乎和贝洛一样。还是叫瑞洛来着?一直搞不清她的名字。没有其他人注意到她的头发一直在变颜色……吗?
       最讨厌的是她还一直给我一些奇怪的……眼神。同情的眼神。就好像她知道什么一样。真想诅咒她。本来在那个该死的魔戒旁边休息已经够不舒服的了,结果她还要做出一副我身患不治之症的样子。不过是因为可以“触碰魔戒不被影响”就总是抓住一切机会来揭我伤疤在我面前炫耀……真是贱!
===============================================
山姆的日记
洛丝萝林,3019.2.13
       天呐!不过我们终于有足够的时间休息了。夫人送给了我这盒可爱的泥土——嘿我说!我喜欢泥土——并且所有人都得到了美妙的礼物,不过那个镜头被切掉了所以观众都不知道,这样可以让弗罗多显得更特别些。哦好吧。
       但我又有时间写我的诗啦!这是我最新的作品,我觉得它非常不错。你感觉怎么样?
麦丽茜娜(还是艾丽西亚?)有着如星辰一般的双眼,
又或许是绿玛瑙……或是苍白色的?
但她的长发如同秘银一般!
或是黑夜……或是阳光……又或是啤酒一样香醇。
但她擅长使剑!
猛击,斜砍!
而且她从不打鼾!
哼唧!或嘟哝!
她是多么的美丽以致让我心颤,
可惜她却是这么一个——
【纸面过于污损导致无法辨认】
=================================================
盖拉德丽尔的日记
洛丝萝林,3019.2.15
       魔戒远征队今天再次前行。一个可怕的恶魔经过了我的领地,一片巨大阴冷的黑影掠过我的子民内心。
       噢,还有至尊魔戒也离开了。
=================================================
梅里的日记
安都因河东岸,3019.2.26
       如果你在一个月前让我描述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我一定会告诉你没有哪次能比得上麦格特老农家的狗在我24岁生日派对之前咬了我的屁股。(也许听上去很好笑,但是那滋味一点也不好笑!)而如果是一个星期之前,我还在做关于风云顶的噩梦,我的答案则会是风云顶的那天。
       但现在我坐在这里,两只脚被绑起来,又冷又饿,周围是一群巨大庞大大得要命的半兽人看上去想用我的骨头来剔牙缝或者让我做他们的女朋友,而我可怜的发疼的脑袋里还一遍又一遍地回放波罗莫的死……没错。我想我应该有足够的理由阴郁地告诉你“最可怕的一天?我打赌一定是明天。”
       但非常奇怪的是,我感觉好像也就那样(哪怕考虑到一切因素),这些怪物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当然咯,他们认为“抽打这只霍比特人让他跑得更快些吧”是一项极度有趣的活动,但至少没有人会把我头发揉乱,说一些非常奇怪的我和皮平之间有奸情之类的话,或是跟我搭讪打听弗罗多的事,又或者试图躲在我后面,当她想要……哦不,这样看来最倒霉的还是莱戈拉斯……
       而现在我们离开了远征队,这种感觉就会很明显!她所有的事情都完全不合常理。没有人会这么完美!像个发情的水貂一样追着莱戈拉斯和阿拉贡到处跑已经够让人受不了了,而她说起“我的亲亲霍比特小可——”呕!一想到她“善良勇敢的夏尔小甜心”的调调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幸好她通常总是跟着弗罗多……甚至有一天为了能让弗罗多睡会儿觉我和皮平不得不帮他站岗……
       好吧。被半兽人拖走附带一定量的折磨还是有好的一面的。至少情节又回到正轨上了。
=================================================
皮平的日记
安都因河东岸,3019.2.26
       嗷。嗷。嗷。糟糕的一天。不想写东西。厄,看!会说话的树~
=================================================
金雳的日记
安都因河西岸,3019.2.26
       我早就可以告诉你,波罗莫是注定炮灰掉的。被砍死的总是那些多余的角色,而我们已经一个男性人类角色是必须活到最后的了,不然“王者归来”这个名字就该死的不合常理了不是吗。
       啊见鬼。我挺喜欢那家伙的。说出来真不好意思。不过不管怎样,小说就是这样的。可是事实上,我不得不亲自拦住我们队里某个最最博爱的队友以阻止她试图用自己的眼泪或是其它愚蠢的东西让波罗莫复活。还能怎么办呢?她眼里总是一副“我来此拯救光明”的眼神(现在眼睛是玛瑙绿色的了)而且好像任何人忽视或是责备她都是不合常理的。
       哦提醒你一句,“常理”这种东西自从我们离开洛丝萝林开始就已经不见啦。简单地说,那个叫什么来着的人成功地让自己和莱戈拉斯同坐一条船。可怜的少年一点机会都没有呀,到晚上他就已经和那个粘人的放荡小姑娘深深地陷入了爱河之中。这一次他再也逃不掉了——她又演出一个“叛逆离家出走的半精灵公主”的故事把少年牢牢地勾着走了。
       厄,至少这件事缠住了她。我,作为远征队的一员,非常乐意牺牲精灵小子的尊严,如果这样能换来时间让阿拉贡重新振作起来并且好好想个办法摆脱这个困境。我会在圣盔谷的时候给他补偿点什么的。
       慢点——那时候她会跑到哪里去……?如果她又把自己弄得身受重伤……

==================================================
莱戈拉斯的日记
安都因河西岸,3019.2.27
       ……呼……感觉好奇怪……必须得写点情诗……用现代英语的格律……
       ……等等……
       很好。很好。深呼吸。思考。箭用完了。半兽人的尸体。身上都是血,不过……我想我没受伤。一定发生了什么。什么呢……
       阿拉贡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在……追踪半兽人?没错。因为他们绑架了……某些人。而且还有某些人……死了……
       集中精神,精灵!
       还是很难保持思路清晰,不过在我写字的同时迷雾好象消散一些了。她恶心的影响力不见了,我的头脑又是我自己的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没躲过。船!她困住了我,就像困住一个动物一样!简直不敢想我都做过了什——
       ……哦不。我好像隐约记得什么星光下充满激情的真爱宣言,然后我……我发现了口红印(中土真的有口红嘛?!)。在我脸上。或许是比较靠下的位置,但现在我真的不敢去看。
       金雳幸灾乐祸地笑了我一晚上了。
       就这么办。等下一次探路的时候我要扑到阿拉贡怀里。或许这样能够把她吓跑……如果她还来找我的话。她会过来的。当然会。(浑身颤了颤)真是没有尽头的噩梦。
==================================================
弗罗多的日记
艾明莫尔,3019.2.28
       你知道的,我一度一直认为我才应该是故事的主角。嗨?魔戒持有者?自愿走向死亡的结局?我?我并不是有意要让自己听上去那么以自我为中心——诚恳地说我更希望呆在家里,桌上放着美味的晚餐,谁不希望呢?——但是我真的觉得如果能和一些不绕着转的人合作会更愉快些。再多一点对我的关注也不错。
       很好,让他们都见鬼去吧!我和山姆两个人也能自己做好这件事。一个——好吧,两个霍比特人,在任何时候,都会比一群吵吵嚷嚷武器拎在手里乒零乓啷的大个子家伙们更有机会溜进魔多。我们能做到的。我知道我们一定能。
       除了……还剩一个问题。
       她跟在了我们后面。
==================================================
玛丽·苏的日记
艾明莫尔,3019.2.28
       还是不太确定是不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真是个困难的决定。就好比说,我有三条不同的情节线可以选而且这三条都酷毙了!我是说,我是应该被半兽人绑架这样就可以勇敢地保护梅里和皮平同时让那些爱慕我的家伙们来营救我?或者说还是应该帮他们一起追踪半兽人让他们看到我“不过是个女人却”多么的勇敢无畏?
       喔!我还可以再受伤一次,那就更棒了!然后就可以去帮那些洛汗和刚铎的子民们……说真的,既然伊欧玟可以做“女扮男装斩杀恶魔”的事,为什么我不可以呢?标准来说这该是我的特长呢!而且嘿!她会移形大法[6]嘛?哈!我相信不会。
       但接着我想,诶,把魔戒带到魔多?就做这个了。最重要的任务。我将必须帮他带着魔戒,然后故意被抓住再去救他,然后受尽折磨焦虑不安什么的。耶!还会受更多伤之类的,但我依然可以拯救光明(话说回来谁还需要咕噜呢?他太不可爱了),接着可能阿拉贡还会亲自为我疗伤。或者是莱戈拉斯。或者两个人一起。啧啧!
       最后大家都会很幸福很美满因为我出现了并且修复了一切。上帝啊,做我自己真好。
       呼!等不及去会会索伦同学啦!我想他只是需要一个拥抱。
==================================================
咕噜的日记
艾明莫尔,3019.3.1
       哦,我的宝贝,我感觉到离你越来越近了。咕噜简直等不及快点找到你并把你从肮脏的小霍比特人手里抢回来,然后你就是他一个人的了!然后我们就可以抓鲜美可爱的小鱼吃并且永远永远地快乐地活下去。
       哦,我的宝贝,我们已经跟踪巴金斯好久了好久了,我们真的好饿好饿了。然后我们找到了一些其它的东西……一些也在跟着巴金斯的东西。她说她也在找她的宝贝,不过我不认为她指的是你。
       但我们不能冒险,对不对?我的宝贝?
       我们想我们应该停下来休息一小会儿了……我们的肚子不是很舒服。
       一定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fin.


[1]译者注:撒加(saga)指古代挪威或冰岛讲述冒险经历和英雄业绩的长篇故事,托老对整个中土世界的想象以及语言创作很多灵感就来自北欧神话,及挪威、冰岛一带。。
[2]译者注:指甘道夫在摩瑞亚的坠落。
[3]译者在此处吐槽E爸骂人都这么文雅闹哪样搞得我翻译的时候辣么纠结。原文是foul blemish。。求问大神有没有更和谐的译法0.0
[4]译者提示:就是那只和山姆有着深深奸情的小马哟在进摩瑞亚之前甘道夫要求把它留下,山姆还哭得泪流满面来着233
[5]就是甘道夫的敌击剑。。格兰瑞听上去比较好听hh
[6]译者注:原文shapeshift,某种苏神特别能力的名字吧~我在翻译的时候多么想恶搞的翻成幻影移形或者是吸星大法啊啊啊啊啊笑傻了



 

5